年味

单位:实业亿万先生作者:王雪玲发布时间:2019-02-15 点击数:658

今天是上班的第二天,预示着2019年这个新年就快过完了,但脑海中还不时闪现着过年时的一幕幕情景,品味着一年和一年不同的年味。

记得我小的时候,刚进入腊月我们这群小孩就开始盼望过年了,嚷着父母要穿新衣服,吃好吃的。那时因为很少有成品衣服,大多数都是买了布料找裁缝做,因此我们每次都盯着父母只要他们去赶集我们就闹着要跟上,主要是要选自己喜欢的花花布料。我是属于当时最幸运的了,家里有会做衣服的大姐,当然就会每年都穿最流行、最时髦的新衣服了。至今我都清晰的记得那年过年,村里大人小孩都围着我,充满惊讶、羡慕的神情看着我。主要是大姐给我做了两件新上衣,橘黄色的上衣外搭一件暗红色的西服,不论是颜色的搭配还是衣服的款式当时都很亮眼,更何况当时有些小孩还是穿哥哥姐姐穿剩的衣服,根本穿不上新衣服。从此以后,姐姐每年都会跟着潮流给我们做新衣服,就连我上初中的那件“中山装”都是大姐亲手给我做的。

提起过年的好吃的更不用说了一想起我就嘴馋,那时每年临近年关,家家户户都会蹦各种各样的爆米花来招待客人。我们小孩子就提着竹笼,拿着块煤、包谷豆、黄豆等排队等着爆米花,轮到谁就谁拿出块煤自己拉风箱烧火,在师傅火候差不多时大家两手捂住耳朵(躲避那震耳的爆米声),只听那“嘭”的一声便争先恐后抢着捡吃那蹦出罩笼外边的米花,唯恐自己动作慢了就被其他人抢没有了;这时浓浓的爆米香味已经弥漫在整个空中,由不得多做几下深呼吸。接下来就是炸麻花、做糕点了,妈妈提前发好了面,做出动物及花朵的基本样子,我拿起梳子、剪刀进行修饰、点缀,于是一群群“小鸡”、“小马”、“小鹿”以及各种花朵就活灵活现起来了,有甜的、有咸的,不要说吃了光是我们围在旁边看就很高兴了。那时为了节约开支在爷爷的指点下我们拜年的点心也是经过揉面、模具定型、点缀、烘烤等步骤相继完成。大年三十,我们小孩子会早早的把自己的新衣服拿出来压在枕头底下只等着第二天早早起来穿上;至于过年的饭那就是妈妈一个人的活了,每年初一天还不明我就隐隐约约听见哥哥放鞭炮和父亲开始祭祖,各种饭菜、主食经过母亲精巧的手做成后摆成一碗碗、一碟碟早已上了桌。吃完早饭,我们跟着大人们开始给村里的长辈及亲戚们拜年,这时候的小孩们是最高兴的了,因为每到一家不但有各式米花、炸麻花还有糖果吃,而且大人们还会把好吃的给我们小孩子口袋装满,偶尔还能得到一角、贰角的“压岁钱”。那时交通不便利,去亲戚家拜年需要好几天,基本都是兵分两路,远路父亲骑自行车带我去,近路的母亲和哥哥姐姐妹妹走着一起,我们小孩子穿上新衣服新鞋子走起路来蹦蹦跳跳一点都不知道累。

年前在外边工作、打工的大人、孩子和放假的学生陆续都回来了,在孩子们的倡议下,我们家今年也有了创新。孩子们掌勺做的年夜饭摆了慢慢一桌;初一他们用火龙果、菠菜汁和面做出了花妈妈手作饺子的创新饺子宴,看着红的、绿的及各种花色的饺子摆在盖帘上宛如开了的“孔雀屏”,犹如开放的“鲜花”;初二的烧烤系列更是品种繁多,在孩子们的精心制作下一盘盘黄澄澄、香喷喷的蛋挞及美式黑胡椒披萨端上了桌;田园式烧烤也为新年增添了乐趣,大家一起串肉、穿菜、生火、烧烤,虽然冬天外边有点冷,但孩子们坐在外边边烤边吃、碰杯谈笑。休闲时间一起看看《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感受着中国电影的发展,你听他们笑的多开心。而我则选择了看《诗词大会》来填充我的精神食粮,常常会被董卿老师那教科书式的唯美开场白所羡慕、敬佩。眼看外边天色已慢慢黑下来唯有院子外边的小孩子们不肯回家,还在三五成群打打闹闹,热闹非凡,正如唐代诗人罗隐在《岁除夜》中写的“儿童不谙事,歌吹待天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我眷恋和憧憬新一年生活的美好,又无奈常去思念过去的情景;我怀念小时候天真无邪过年的快乐,也享受现在过年时尚的乐趣。无论全家相聚就餐、唱歌,还是相约看场电影,或是外出游山玩水;无论选择千里迢迢回家陪父母,或是接父母去城市过年……每一种的选择都是为了过年时的团圆,都是我们爱的体现,令我们回味着一年又一年不同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