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患的自述

单位:西固煤业作者:杨晓亮发布时间:2018-09-06 点击数:2557

我叫隐患,从我记事起,我们家族所有成员全被统一了隐患的称呼,听家中老人讲,我们的名字长期以来被外界所熟知和害怕。我们家族的势力十分庞大,分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凡是有生命的地方,就会伴随着我们的身影,可以这样说,我们无处不在。由于我们天生的爱哭爱闹脾气暴,每次耍起性子来,都会造成很大的动静,发生很多无法控制的事情,结局往往以悲惨收场。在我长久的观察和分析中,发现人们总是用讨厌的眼神看着我,用非凡的手段驱赶我,恨不得将我们消灭无踪,他们将我们称之为最大的敌人。

其实我就是个孩子,我只是爱热闹。我们家族的好动性是出了名的,并且永远保持精力旺盛,我们爱热闹,哪里人多就去哪里。因为我的好动性,所到之处总是伴随着不确定性因素,经常给人们造成伤害和恐慌,人们也是想方设法,甚至练成“火眼金睛”想要找到我的藏身之所,将我消灭在进化期前,我只有逃离,去到人烟稀少的地方。其实悲惨的结果我也不愿看到,这都是我爱动爱热闹的性子无意间造成的。我喜欢被人们关注,喜欢被大家围在一起宠爱着,就如人们常讲的“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那种感觉,哪怕一刻也好。我的容身之所就是那些即将损坏的设备,需要维护的器物,住在这里更能够让我近距离感受他们的气息,享受他们的温度,这里的人多会很热闹,虽然当这些漏洞处理完毕,就是我远离他们之时。

其实我就是个孩子,我只是很孤独。有时候,人们往往会忽略我,甚至远远的瞅上一眼,嘴里嘀咕着“明天再来也行”,留给我的只是一个背影,这样我就会很失落,放眼望去只有我一个,我好孤独。我有时候我在想,能不能弄点大动静出来,他们就会注意我,靠近我,为了达成这一愿望,我偶尔会在这些即将损坏的设备上故意捣乱,使它们坏的快一点,并且通过各种形式发出提醒信号,使他们发现的早一点,以便更快的到达这里和我碰面。每次当人们蹲在我的身边,专注的处理这些问题时,我都会偷偷地通过漏洞看着他们,感受着这种令人着迷的气息和温度,让我从内心之中远离孤独。但是有些时候,他们会从我身边匆匆走过,不带瞅我一眼,我就容易被孤独侵蚀,大哭大闹,化身巨魔,损坏更多设备,产生无法收拾的后果,有时候动静闹得太大,连我自己都害怕。

其实我就是个孩子,我只是很怕黑。每当夜幕降临,周边的空气寂静时,我都会害怕,毕竟我只是个孩子,我想要得到光和热,消除心中的烦躁,哪怕只是一丝光线和一缕气息,我都会心平气和,远离害怕,安然入睡。黑夜总是那么漫长,每次看到人们从我身边经过,我都会想方设法在他们身边乱蹦乱跳,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大声的呼喊“这里太黑,能不能略做停留,哪怕一盏茶功夫也好”,但是没有任何作用。有时候,我也在尝试,跳到他们身上,在黑暗的夜中主动去感受他们的温度,但是很多人无形之中产生了抗体,让我无法靠近。在无休止的尝试中,我终于跳到了一个人身上,他身上的抗体很少,存在很多漏洞,我寄宿在他的身上,感受着他温度,尝试同化着那所谓的抗体,经过分析,这是一种被称为“安全意识”的抗体。在同化的过程中,我跟随着他走过一处又一处地方,见到了很多家族成员,他们有些正在逃离此处,有些正在大哭大闹,有些和我一样寄宿人身,正在同化所谓的抗体,因为这样他身上的漏洞会更大,我的活动范围会更广。